来自 西医西药 2019-11-26 14:38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澳门皇家赌场网址 > 西医西药 > 正文

蔡同德堂:老店新开的“生意经”

南京路步行街的形成,掀开了蔡同德堂药号有史以来最辉煌的一页,焕发出了更亮丽的青春,所谓“青囊千古泽,红杏今日春”,这株老桩新枝、这朵药业奇葩成为步行街这条欢乐河流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。在全长度千米的步行街上,蔡同德堂是惟一的一家中华老字号中药店。

图片 1

上海蔡同德堂药号创始于清光绪八年(1882年),由宁波布商蔡嵋青从汉口迁来上海,是国内开业最早、规模最大的中华中药老字号商店。最大优势是全国唯此一家,无区域、地域之争。商店以道地药材,精制饮片、参茸银耳、丸散膏丹、胶露药酒饮誉海内外,尤素以补膏补酒见长,历史上的虎骨木瓜酒、洞天长春膏中外闻名。

作为南京路上唯一一家百年国药号,上海蔡同德堂在今天的医药零售企业中,算是个异类:在其127年的历史中,没开过一家分店。当平价、连锁、加盟等新概念在药业风生水起之时,蔡同德堂仍然固守着南京路,固守着国药号的传统模式:楼下卖药,楼上中医坐堂。

蔡同德堂的创始人蔡鸿仪,字嵋青,祖籍浙江省宁波府,自幼读私塾,喜好古文,从神农氏尝百草中喜欢上了中医中药,成年后当过布商,也行医卖药,但在汉口经营药铺不景气,便决定移址上海发展。他借用《泰誓》“予(我)有臣三千惟一心,予(我)有乱臣(治乱的臣子)十人,同心同德。”中的“同心同德”,冠以蔡氏姓,取店名为蔡同德堂。还聘请当时的名画家吴道之重绘“鹿鹤寿星”图,悬挂在店堂正中。这张“鹿鹤寿星”图也就是1932年10月,蔡氏后人蔡和霄申请核准注册的商标,至今仍是蔡同德堂的注册商标之一。随着鹿鹤寿星商标的注册成功,蔡同德堂更是名声在外,市民和外地顾客也认准了这幅“鹿鹤寿星”图,更兼于蔡同德堂选料精良、加工精细、用量准足,又恪守店规“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”,用户都信得过,此后生意兴旺、业务不断发展壮大,很快便跻身为旧上海中药四大户之一“蔡同德、胡庆余、童涵春、雷允上”。

数月前,百年老店歇业。8月8日,谜底揭晓:蔡同德堂大股东新世界股份投资近4000万元重新装修老店,店堂经营面积从原来的1500平方米增加到3000平方米,规模足以傲视全上海。在更“大”的同时,也瞄准了更“全”:经营药品品种增加至近万个,店堂内,医疗器械、药妆,与中药材并驾齐驱。

蔡同德堂发展史

“我们的目标是借世博‘东风’,年销售额翻一番,从1亿元到2亿元。”上海蔡同德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柏巧明说。无论目的是什么,在风云变幻的医药市场,集老字号、中药店与国有企业于一身的蔡同德堂如此大“变脸”,无疑提供了众多耐人寻味和思考的话题。

当年,在“大清光绪八年九月初八日申报附张”(申报第3401号)上刊登了上海蔡同德堂开业的广告。清蔡同德堂光绪八年,即壬午年公元1882年,上海蔡同德堂开张之际,一份份铜版雕制印成的“鹿鹤寿星”小广告也流传在市民手中。这张刻有梅花鹿、白仙鹤、皓发童颜的老寿星、药葫芦和预示长寿的蟠桃,组成一幅精妙绝伦的图案。蔡同德堂开设在旧上海抛球场北侧(即今河南中路近南京路口),是坐西朝东,前后五进典型的石库门房子,是传统的前店后工场中药店模式,故有“高高墙头寿星记,前店后场同德堂”之说。

话题一:

蔡同德堂在上海开业后,蔡嵋青根据大城市的医药需求,精研医药理论,收集古方、良方,总结前人蔡同德堂经验,吸收中药传统加工工艺,编写了《蔡同德堂丸散膏丹》一书,以“取古方之著效”,“以期利济於人”,“治病在前,救人是本”为宗旨,以“真诚”为本,“信义”为根,展现“和气生财”的经营风采。   

单体做大与连锁扩张

蔡同德堂门面店堂出售人参鹿茸、丸散膏丹、胶露药酒、饮片配方,后场切制饮片、炮制药酒、煎膏炒药。店内分工细巧,设有饮片、丸散、细货、刀房、料房等16个部门,严格把关,精心制药。据传,清时洋务大臣李鸿章有一小妾患有哮喘,每到冬天咳喘不止,久治无效,服用了蔡同德堂的人参蛤蚧膏后,病情明显好转,苍白的脸上又恢复了红润,李鸿章喜出望外,故题匾“蔡同德堂”,至今仍挂在店中。   

步入南京东路450号的蔡同德堂药号,第一个感受便是“大”。一家药店占据8层楼面,在上海恐怕难找其二。据介绍,为了扩大营业面积,蔡同德堂合并了旁边的南鹤大酒店。

蔡同德堂的驴皮膏、万应锭、虎骨木瓜酒等从国内发展到国外,不仅受到内地人士和港澳同胞欢迎,还畅销至印尼东南亚一带。药店又聘请名医鉴定,配制了具有添精养血、开胃健脾、颇有疗效的洞天长春膏,一举成名。

“单体做大”,是蔡同德堂此次“变脸”最主要的关键词,也代表了某种经营理念。与此种方式相对的,是这几年兴起的“小而多”连锁模式。比如上海的另两家国药号———雷允上和童涵春,都在近年来加大了扩张的步伐,在上海各区攻城掠地。

现在的蔡同德堂药号,在历经世纪沧桑之变,在与西药、与同业的竞争中,砥柱商海中流,撑起了国药的蔡同德堂一席之地,铸就了沪上的一块独一无二的老字号“蔡同德堂”品牌,其成功的基石就来自于它独到的经营服务方式。   

相比起来,蔡同德堂有点反其道而行之。事实上,4000万元的投资,足以在社区开出十来家连锁小药房,为什么宁愿在一家店花这么多钱?

&

也许与传统有关,“蔡同德堂从来没有开过分号。”柏巧明说,虽然上海有12家“蔡同德”药店,但那是1999年黄浦区药材公司更名为蔡同德药业有限公司之后才有的,至今和“蔡同德堂”是两个独立核算的公司,并无从属或传承关系。而蔡同德堂的历史,则要追溯到光绪八年,宁波人蔡鸿仪在大马路抛球场开出的一家药店。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,蔡同德堂建了胶厂、酒厂,丸散膏丹行销到美国旧金山和印尼、文莱等地,但就是没开过分店。

|<< << < 1;) 2 3 > >> >>|

这种情况在传统药号中也是不多见的,“连锁”这个概念虽然是舶来品,但中国的药店和钱庄往往有“分号”,比如和蔡同德堂并称上海滩“国药四大户”的其它三家老字号,童涵春早就有了南北号,雷允上有南号、西号和北号,至于胡庆余堂,本身就是杭州胡庆余堂的分号。现在,这三家药号分店更是数不胜数。

由于没有分号,在改革开放初期,蔡同德堂药号的注册商标避免了多家企业的纷争。但分号或者连锁的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,压缩了配送渠道,降低了成本,还可形成多元化经营,弱化风险,提高整体市场的占有率。在医药零售领域,连锁和并购日益成为市场潮流,单体药店的生存空间实际上在不断收缩。

“蔡同德堂的特殊情况,是守着南京路这个宝地”,柏巧明说。与连锁药店做常客生意不同,南京路的客户群体以游客为主,利润率高的名贵药材特别好销,单体店的产出效益可以最大化。何况,蔡同德堂没有房租的压力,4000万元的投资下去,立马能变成真金白银的产出。

相比之下,开设分店的风险很高,“尤其是到别的区开店,不仅有房租和人员成本的压力,在‘300米一个药店’的规定下,要找到合适的门面也不容易。”柏巧明坦言,不仅是蔡同德堂,整个蔡同德药业在连锁业态上的动作都不大。

宁做单体不做连锁,“利润为王”,这种理念是失之保守,还是浮躁中的冷静?恐怕还要和蔡同德堂一起,等待市场检验。

话题二:

中西合璧与国粹特色

修葺一新的蔡同德堂,除了销售原有的中药材和滋补保健品,还增加了西药的销售面积,更辟了整整一层楼面经营医疗器械,并增加了当前比较流行的药妆柜台,在保留古色古香风味的同时,多了几分“时尚”味。

本文由澳门皇家赌场网址发布于西医西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蔡同德堂:老店新开的“生意经”

关键词: